Alisa 馆长大人

我不是药神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这么一句听上去还有点自嘲戏虐的话,要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倒是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片头,印度神曲配上黑底白字的主创名单,让人感觉这会是一部黑色幽默的喜剧片。当然,一开始,徐峥扮演的程勇一边卖着壮阳药欠着房租,一边忙着和前妻争夺儿子的抚养权,活脱脱一个讨生活的市井中年大叔形象确实颇富喜感。这么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在答应吕受益去印度带药时,想的也根本不是什么人道大义,只是为了给父亲凑齐手术费罢了。没有什么深刻的大道理,自然也不用背上什么良心债,一切为了钱到也直接。所以当他因为害怕坐牢决定把代理权让个那个为了赚钱宁可双手沾血的无良药商时,虽然让人感到无奈愤怒,但这也是一个可以理解的选择。
一切的转机发生在程勇探望吕受益之后,因为没药吃而导致病情的恶化,清创时的那声惨叫实在是对人心的一种叩问,到最后吕收益的去世,不仅使得程勇重新开始买药,也使得他对卖药的态度有了变化。这其中有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对话,是在曹彬问程勇是不是他在卖药时,程勇回答说,你看我这个厂每月纯利就二三十万,我干着犯法的事情干嘛呢?对呀,为的是什么呢?从纯属利益怂恿,到最后一种生而为人的良心,这时的他,也许才真的是病友严重的药神。最后,程勇入狱时,病友们的送行算是对药神最诚挚的致谢,而当程勇看到吕受益的身影时,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得到宽慰。
影片最后还是得到了一个让人舒心的结尾,现实中的药神其实并没有遭遇牢狱之灾,可是我们知道戏剧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多少病人因为“穷病”最后只能落得吕受益的下场。影片中令我印象深刻的莫过于有两个。一个是那句“他只是想多活一会儿,他有什么错。”常常能看到有人轻生的新闻,但我们却无法体会到病人在被逼入绝境后那份对生命的渴望。吕受益那么想看着儿子长大,最后还是受不了选择了轻生,在这样的衬托下他孱弱的背影也愈发凄凉。第二个则是曹彬以警察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警察服从上级命令,抓捕假药贩子,维护社会秩序,这有错吗?法本来就应该大于情,这也有错吗?可当那位病友大妈握着曹彬的手,声泪俱下的求他不要追查下去的时候,究竟又是谁在剥夺病人最后的救命稻草?曹彬内心的犹豫,不与他警员的身份矛盾,相反正对的起他内心的正义。但无论是程勇还是曹彬,大背景下小人物的挣扎和付出,才能不被社会的浪潮裹挟前进。
而事实上,无论是这个事件本身还是这部电影,都为社会的发展提供哪怕一点点的动力。格列宁被纳入医保,这部电影也吸引了大众对医保的关注,终于能够像《熔炉》中说的那样,我们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世界改变。

评论

热度(9)

  1. Alisa 馆长大人 转载了此图片